<dd id="uoguc"></dd>
  • <nav id="uoguc"></nav>
    <menu id="uoguc"><tt id="uoguc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oguc"><tt id="uoguc"></tt></menu>
    香港商報
    霓虹燈招牌「重新上臺」
    2022-10-20 09:33:47 來源: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:趙桐曲

    477fb9892c89690305383ff403b78df.jpg

     作者簡介: 葉德平博士、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高級講師、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會長、香港作家聯會會員,著作包括《戰鬥在香港——抗日老兵的口述故事》、《圍城苦戰——保衛香港十八天》、《古樹發奇香——消失中的香港客家非遺》等。

     以前當提及「香港」時,外國人聯想到的,多是「帆船」、「漁港」。隨著香港經濟急速發展,一躍成為「亞洲四小龍」之一,於是「香港」印象又由「帆船」轉變成「霓虹燈招牌」?!改藓鐭粽信啤菇^對是上世紀繁華都市的象徵物。一個商貿發達的城市,必定是霓虹燈招牌處處。然而,在LED燈大行其道後,雖然依然招牌處處,但已沒有昔日的光彩。

     葵涌光影工房

     在葵涌梨木道上的一座工廠大廈,潛伏著一個由光與影打造的工場。它空間雖小,卻是扶助人們追逐大夢想的地方。

     胡智楷師傅是香港碩果僅存的霓虹燈師傅。他十七歲便入行,屈指一算,至今已有三十多年了。胡師傅除了是少數仍然從事霓虹燈招牌製作的師傅外,也是其中少數曾在臺灣發展霓虹燈事業的一人。當年,他作為大理光管的「先頭派遣部隊」,代表公司到臺灣發展霓虹燈製作業務。後來,在離開大理光管後,胡師傅又隻身重返臺灣,開拓霓虹燈招牌事業。

    421f42478b2af82e2e07bb8c26f016d.jpg

    93a2c91481abb7c0c52eb53c58909ec.jpg

     傳統的平面招牌。

     鳥倦知還,胡師傅在臺灣寓居兩三年後,便返回香港,與幾名師兄弟開設了屬於自己的霓虹燈工場。多年的香港與臺灣的工作經驗,成為了胡師傅成長的動力,讓他能為這傳統行業注入新元素。

     從平面轉到立體

     傳統的霓虹燈招牌都是托在一個底板上,所以都是平面的。它的審美,在於霓虹光管的五彩繽紛,以及燈下的光影。光與暗、七彩與灰黑,交集成霓虹招牌獨有的平面美感。然而,近年來由於LED燈的盛行,加上建築物條例的規管,霓虹燈招牌漸漸退出了商業市場,走進了本地藝術家的設計桌上。

    9dc6acf59573d9ab73387074795b7fc.jpg

     胡智楷的「霓虹立體頭像」。

    4d3eee111f95808f04b571e22821757.jpg

     胡智楷展示製作過程。

     胡師傅近年來更多地與本地設計師合作?;蛘呤且驗樗S富的人生經驗,或者是受到設計師的啟發,胡師傅開始創作一些立體霓虹燈擺件。沒有了背板的遮擋,胡師傅要更多地考慮如何把原來不太美的「背後」,幻化成一些不完美的美。訪問那天,胡師傅把他做的「霓虹頭像」展示給筆者看。只是簡單的線條,就構建出一種鮮艷卻簡約的美感。

     霓虹燈招牌行業無疑漸漸淡出了商業市場,可是不表示它失卻以往的五光十色。與胡智楷聊到霓虹燈招牌的將來時,他告訴筆者,目前還有不少有心人正嘗試保育這門技藝,像霓虹交匯、長春社等。更讓人感到安心的是,理大郭斯恆教授也是其中有心人,他正努力地把霓虹燈招牌的藝術感與美學展示給人們看。

    5a1c0ca45691a1ec4d3cec1bc248a11.jpg

     元朗霓虹燈招牌。

     「下臺並不一定是黯淡的」,霓虹燈招牌正以風姿綽約的姿態,從一個舞臺下來,然後又昂首闊步地踏上另一個舞臺。(註:「霓虹燈招牌及光管制作技藝」獲提名至香港非遺增補清單,現正由筆者進行調查和研究中。)

    掃碼瀏覽
    分享
    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求饶
    <dd id="uoguc"></dd>
  • <nav id="uoguc"></nav>
    <menu id="uoguc"><tt id="uoguc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oguc"><tt id="uoguc"></tt></menu>